十九世紀 綠釉纏枝蓮蓋碗一對
LOT: 219
估價:HK$ 32,000 - 50,000
H 9.1cm; D 10.5cm




碗上纏蓮,似靜卻活,內含深厚修煉,實為高手之作。

蓋與碗,蓋倒覆,碗口微外撇。碗沿、蓋頂鑲金邊,顯得更為典雅。蓋碗整體以瓷器素體本色為地,蓋碗通體薄胎綠釉,配以穿纏枝蓮,單一綠色主調,彩料青翠雅緻,圖案整齊,繪畫技法嫻熟,筆墨線條流暢,蓮枝似靜卻活,從碗底及蓋頂分別延綿不斷地舒展至碗沿及蓋沿,花繁葉茂,工整和諧,枝葉之間保留間隙,豐富之餘不帶擠迫之感,象徵生生不息,實是內含深厚修煉高手之作。

纏枝紋在蓮紋世界之中乃是最流行的紋飾之一,被廣泛應用於玉器、瓷器、竹器、木雕刻等工藝品之上,它纏轉不斷的姿態寓意美好生活。以蓮紋為裝飾器物始於周代,但當時隱含宗教象徵意味,到宋代開始才成為純粹的裝飾,及至明清,纏枝蓮紋大為流行,被應用在瓷器之上。

纏枝紋意味深長,宋代楊繪《淩霄花》詩雲:「直繞枝幹淩霄去。」清人李笠翁評說:「滕花之可敬者,莫若淩霄。」纏枝紋就是以藤蔓的形象再現,它委婉多姿,生動優美,故寓意生生不息,萬代線長的美好願望。

蓮本身也蘊含獨有的文化意義,常見於古文詩賦之中,被借以明志。宋周敦頤《愛蓮說》指「蓮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」,便帶出了對世人追明逐利的感概,表明自己不逐波逐流、卓然獨立的高尚品格。由字入器,纏枝蓮紋雖看似纏撓不斷,但保留一定距離,花心清晰可見,形態突出。


其它相關拍品
白奇楠粉
明治時期 杵屋保五郎造大錫罐
十九世紀 青花花果紋小蓋碗
清 焐灰心經具輪珠壺
金壽堂金銀鑲嵌鐵壺